成人直播app下载

當前位置: > 炒股社交 > 股票博客 >

諾獎得主揭秘“全球化是如何被玩壞的”

時間:2020年05月01日 15:38:47  來源:未知  
民粹主義和民族主義風起云涌,將人類社會再次推向危險之境。全球化被認為是禍根。關于全球化,有兩個重要現象值得深思:

• 實際上,制造業的大部分失業(65~80%)是技術進步造成的,但為什么全球化(而不是技術)卻成為制造工人心中的頭號魔鬼?

• 實際上,美國是全球化最大的受益國之一,但為何美國勞動人民卻如此痛恨全球化?

01

非同凡響斯蒂格利茨

斯蒂格利茨是當今時代最有資格給全球化把脈問診的專家之一:

• 26 歲被耶魯大學聘為經濟學教授,37 歲獲得了美國經濟學會兩年一度的克拉克獎,59 歲獲得 2001 年度諾貝爾經濟學獎。

• 1995 年成為克林頓總統經濟顧問委員會主席,1997 年出任世界銀行副總裁、首席經濟學家。

斯蒂格利茨
斯蒂格利茨

• 他是一位反傳統的經濟學家,他編著的新版《經濟學》推翻了自己老師薩繆爾森創建的新古典綜合派的理論體系,被譽為第四本具有里程碑意義的西方經濟學教材。他在獲得諾獎后的新聞發布會上說:“市場經濟的特征是高度的非理性和不完整性。舊的模型假定信息是完美和理想的,但即使很小程度的信息不完整也能夠導致很大的經濟后果,用通俗的話說就是’一些人知道的比另一些人多。’”

• 斯蒂格利茨出生在印第安納州的老工業城市蓋瑞(Gary),親眼目睹了外包導致的美國工業衰退,使得像蓋瑞這樣的城市從上世紀 70 年代起一蹶不振。

他是全球化的深刻思考者,也是身在江湖的實踐者。他在 2018 年出版的《全球化逆潮》一書在全球被翻譯成 40 種語言的版本,銷量超過 100 萬冊。

02

1% VS 99%

1999 年世貿組織西雅圖會議遭到大規模抗議,令人震驚。關于全球化,未被指明的一點是:

• 即使一個國家整體而言已變得富裕,某些人的生活卻仍會不如以前。成功者應當補償失敗者,但他們往往不會這么做。當失敗者的數量非常多時——正如美國的狀況——而且這些人來自本不富裕的群體,他們便會消極看待貿易。

2015 年美國白人中年男性死亡概率正在上升,而世界其他地方正在下降。死亡率反映了社會壓力:酗酒、毒品和自殺。2016 年整個國家的預期壽命在下降,這種下降是令人震驚的,通常發生在極少數的情況下,例如蘇聯解體、大流行病等。

研究表明,在過去 1/4 世紀,歐洲和美國的中產階級、工人階級收入幾乎停滯不前。在這一時期,最大的受益者占全球人口 1%(即億萬富豪),還有印度和中國的新中產階級。

1980 年以來,美國的進口額占 GDP 從 10% 上升到 15% 。特朗普聲稱在談判這些協定時美國的貿易代表被騙了,這是胡說八道。事實上,美國的貿易代表獲得了他們想要的大部分東西,問題在于:他們所要求的基本都是美國公司想要的。美國公司不在乎環境和勞動保護,而是希望獲得廉價勞動力。美國的立場反映了一小部分群體的特殊利益,即金融和公司利益。因此,全球化很大程度上是由發達國家的跨國公司和金融機構運作并服務于它們。全球化打擊了發達國家工會的議價能力,因為公司會威脅將工廠轉移到中國或墨西哥。工會的權力因此變小了,會員減少了。除非政府對整體收益進行再分配,否則非技術工人的實際收入就會下降,而美國政府并沒有這樣做。沒有人站出來為美國勞動人民大聲疾呼——這曾經是民主黨的作用。民主黨越來越傾向于華爾街和硅谷,越來越遠離他們的傳統基礎。

一些在政治中金錢發揮很大作用的國家(典型如美國),全球化的贏家越來越有能力去改寫全球化規則,以犧牲他人利益為代價使自己受益。這是一個惡性循環,只有“新保護主義”的興起才能將其打破。

03

公司是唯一的贏家

全球化對收入和財富有巨大的分配效應——除非使用補償措施,否則大多數人的情況會變得更糟。富豪和公司會利用全球化來避稅,像蘋果可以避免數十億美元的稅收。美國公司稅收占 GDP 比重從 50 年代

通用汽車前總裁、國防部長威爾遜有句名言:

對通用汽車有利的就對美國有利。《巴拿馬文件》顯示了全球化更加黑暗的一面。巴拿馬要求斯蒂格利茨擔任一個委員會主席來指導他們進行改革成為全球公民,當巴拿馬拒絕透明化時,他提出辭職。烏拉圭政府曾改變廣告法,要求煙草公司在產品上標示吸煙有害健康,煙草公司菲利普莫里斯因此起訴政府,要求其賠償損失。這是一個根本性的變化。根據投資協議,這些企業如果因為被禁止做有損害的活動而受到損失,反而會得到賠償。這就好比鴉片戰爭,西方人說他們有賣鴉片的權利,不讓賣就必須賠償他們的損失,否則就訴諸戰爭。

比爾·克林頓以“笨蛋,這是經濟的問題”為綱領當選總統,他決定將貿易政策的重點放在美國經濟利益方面,結果美國失去了重新定義全球化的重要機會。

一些美國人對二戰后美國統治時期有懷舊情緒。特朗普回憶說,正是這個漫長的時期再也沒有回來。他承諾使制造業回歸。但這是無法實現的承諾。制造業的工作將不再回歸。

全球化已經淪為一場徹底的競賽,公司是唯一的贏家,其他社會成員都是輸家。

04

危險的“市場原教旨主義”

對全球化的不滿,原因之一是市場原教旨主義凌駕于所有其他觀點之上。

一直以來,財政約束、私有化和自由化是“華盛頓共識”的三大支柱。華盛頓共識很少在意分配或公平問題。“撒切爾-里根革命”重寫規則和重組了市場,只造福了社會頂端階層,極大地增加了不平等。國內生產總值(GDP)的增長,正是以不平等狀況的惡化為代價。

諾獎得主劉易斯認為,不平等是好事,因為富人比窮人儲蓄更多,而增長的核心是資本積累。諾獎得主庫茲涅茲認為,在發展的開始階段不平等會加劇,但后來趨勢會逆轉。不幸的是,過去 50 年的歷史并不支持這些理論和假設。

利益集團如何破壞美國的國家利益,這個問題被 1999 年訪美的朱镕基總理看得一清二楚。當時在談判中,雖然美國貿易代表和國務院強烈反對,但美國財政部堅持在中美協議中加入中國要對金融市場更快地自由化這一條。幸運的是,由于中國采取了明智的政策,從而得以幸免。從亞當·斯密到李嘉圖、薩繆爾森,都認為自由貿易促進各國發揮比較優勢,對國家總體是有利的。

全球化的倡導者忘記了“溢出效應”:一家公司習得的方法會蔓延到該地區的另一家公司。當美國將保溫杯的生產轉移到中國時,中國的工人學會了如何以更低成本生產出更好的保溫杯,當美國停止生產后,它就會迅速落后。美國停止制造生產時,也就停止了學習,也就逐步失去了在制造業上的比較優勢。這是薩繆爾森、里卡多和史密斯的靜態模型中從未討論過的一個問題。現在人們意識到這些是多么重要。

05

自然厭惡真空

一位美國總統經濟顧問委員會前主席說過:

那種不可持續的東西不會持續下去。

全球化遭到攻擊的原因之一就是它看似破壞了傳統的價值觀:工作被摧毀,生活沒有保障,民主被破壞,文化被侵蝕。

似乎沒有人捍衛工人到利益,這就產生了真空。但自然厭惡真空。所以煽動者和潛在的獨裁者以及新保護主義就沖進來填補這些真空。

如果需要歸咎于外國人,就尤其具有吸引力。這種區分“我們”與“他們”是煽動者經典手段之一。二戰后,美國保守派擔心國家主權的喪失,一直阻撓世界貿易組織的成立,直到 1995 年才成立。

1992 年,美國共和黨人帕特·布坎南在那年的總統競選中主打民粹牌,主張建隔離墻阻擋墨西哥非法移民,大幅提升關稅以保護美國制造業的工作機會。1992 年大選中的獨立候選人佩羅(和特朗普一樣是億萬富豪),其競選的核心就是聲稱《北美自由貿易協定》導致就業機會流向墨西哥。

雖然 20 世紀 3/4 的努力都集中于創建一個更加一體化的世界,但特朗普提醒大家:邊界很重要。

沒有什么比特朗普那樣破壞對全球化的信心。但即使沒有特朗普,全球化也會發生變化。2015 年發展回合的貿易談判瓦解,意味著在可預見的將來,不會再有全球協定。

特朗普政策將傷害他想要幫助的人。

特朗普抱怨的貿易赤字不是貿易政策造成的,而是宏觀經濟的結果:貿易赤字=國內儲蓄—國內投資。擁有沃頓商學院學位的特朗普似乎不懂。

整體貿易赤字不會因為特朗普保護主義而下降,但由于“貿易戰”帶來的貿易扭曲,美國人的生活水平將下降。特朗普經濟政策的很失敗,在過去三年里,美國人的平均預期壽命每年都在下降。很多都是他們所說的絕望的死亡。自殺、吸毒過量、酗酒——這不是一幅美好的畫面。

諾獎得主揭秘“全球化是如何被玩壞的”
成人直播app下载 諾獎得主揭秘“全球化是如何被玩壞的”

06

馴服全球化

貿易全球化的好處被過度吹噓,全球化的代價也被低估了。

無節制的全球化會使問題變得更糟。以往的全球化可以說是沒有全球政府的全球管理,少數機構、少數參與者控制著整個局面,那些受他們決策影響的人幾乎沒有發言權。

拋棄全球化,既不可行,也不值得。全球化可以成為向善的力量。

解決方法很簡單:

• 抑制市場的力量、杜絕公司濫用權力

• 使金融部門履行應該履行的職能

• 加強工會和工人的談判權

• 向公司和高收入人群征收合理的稅收。如果 1% 的富人必須追求自己的利益,至少應該成為一個“開明的利己主義者”。由于沒有選擇、沒有方式表達他們的關注和迫切的改革要求,人民就會選擇暴動。

• 提供充分的社會保障

• 鼓勵國內儲蓄:通過具有高儲蓄率的退休計劃推動個人儲蓄

改革是艱難的。G20 呼吁世界銀行和 IMF 的領導人任命應該僅憑業績,但美國對此不屑一顧。一直以來,是美國任命世界銀行行長。即使在奧巴馬任內,美國也決定不關注 G20 的新改革。不僅如此,奧巴馬提名了金墉擔任世界銀行行長——他是醫學博士,而不是經濟或金融領域。金博士超越其他兩位優秀的來自發展中國家的候選人而當選。

07

祈禱吧,世界

隨著特朗普當選,美國已經從一個規則為基礎的國際體系的主導者變為全球貿易保護主義的領導者。世界將變得多極化,特朗普則加速了這一進程。

特朗普登臺的時機再糟糕不過了。特朗普徹底摧毀了美國的軟實力,厚顏無恥地呼吁美國人自私自利。在世界各地,特朗普都是幽默和媒體娛樂的來源。特朗普喜歡對抗,他的咆哮可能比他的咬傷更嚴重。

實現全球化的潛在利益有一條狹窄的道路。發達國家中下層居民對全球化不滿,特朗普利用了這種情緒,將其提煉并放大。特朗普這樣的政治家將全球化的失靈歸咎于其他人的不端行為,世界將在這一方向上“去全球化”。

一個沒有貿易的世界是不可想象的。我們不知道這一切將在哪里結束。但有一點很清楚:如果特朗普得逞,美國人的生活水平將下降,世界將不再更加安全、保險或繁榮。

奧巴馬說的沒錯:誰來寫規則很重要。這就是為什么誰坐到談判桌前很重要。更多股票學習知識,盡在炒股巴士!

猜您想看:

關于我們 | 版權聲明 | 意見建議 | 網站地圖 | 友情連接 | RSS訂閱 | 廣告聯系 | 誠聘英才 | 聯系我們

Copyright © 2014-2015 About cg84. 炒股巴士網版權所有